• 首页 > 资讯 >

    跟你说“晚安”的人,其实都没睡

    众所周知,大家喜欢在新年伊始立 Flag。

    大多是“今年必须脱单”、“股票基金长红”、“爱豆永不塌房”……但是,大家都懂,Flag 嘛就是用来打脸的。

    比如, 打工人们每年每月每天都会反复立下的某“经典” Flag:

    别!再!熬!夜!了!

    顺着这个亘古不变、每立每破的“Flag”,我回想起《奇葩说7》的那道辩题——奇葩星球发明了“不用睡觉药”,你支持投入使用吗?

    但是,如果年轻人都这么爱熬夜,这么能熬夜……

    我们还需要继续拒绝“不用睡觉药”吗?

    熬夜人熬夜魂,你有多能熬?

    熬夜,大概是现当代年轻人的最大生活难题。

    为工作熬,为爱好熬,为感情熬,为手机熬……总而言之,惯于熬夜的人可以找到七七四十九个熬夜理由,在万籁俱寂的后半夜里,进行一个“大熬特熬”的大动作。

    轻则转钟,普遍两三点,重则四五点,偶尔还会激情通宵,争取见证第二天冉冉升起的太阳。

    许多人会说,比起早睡早起、规律作息的人而言,熬夜党严重缺乏自律性。

    但实际上,许多打工人的熬夜习惯也是“被动养成”的。

    白天的工作太忙太紧凑,到了晚上或者是周末——这可是鲜有的、翘首以盼的只属于自己的时间——许多人便舍不得轻易地入睡,如果这时候睡了,一天、甚至一周好像就只在工作,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生活。

    因此,为了脑子有一段每分每秒都为自己而运转的“放空时刻”,我们保持着熬夜的习惯,享受这段对机械化生活的休止与调节。

    这其实属于一种“报复性熬夜”。

    只能说,有的人是通过保持“早睡早起”的习惯,来完全把握自己的生活节奏,不让生活失去控制;

    有的人,则是通过“熬夜”来寻找“营业状态”之外,另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可以自己把握的时间和空间。

    归根到底,这两者都是对“睡眠”的把握——

    我们都在通过掌控睡眠,来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

    我们真的需要“睡眠”吗?

    再聊《奇葩说7》的那道经典脑洞题——

    奇葩星球为了提高效率,发明了“不用睡觉药”,你支持投入使用吗?

    现在回看这道题,才明白即使是最最最严重的熬夜分子,也不该吃下这款药的原因。

    熬夜,是主动选择不睡;而吃药,则是永远丧失了对睡眠的选择权。

    睡眠对于人类而言的意义,其实不只是休息。没有了睡眠,我们便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没有了时间的起伏感,生活就会变得没有休止符,永无止境。

    更要命的是——没有了睡眠,我们也将相应地缺少很多与睡眠息息相关的感知与感觉。

    实际上,拥有“想象力”是区分人类与其他物种的巨大特点。睡觉,则是孕育“想象力”的完美环境。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没有睡眠,生活中某种基础画面就会直接缺席。我们的生活会相应地缺少一种感受,一种想象的区间。

    比如,我们会失去“晚安”、“早安”、“好梦”、“希望我睁开眼就能看到你”这些问候,因为没有睡眠了。

    同时,也会失去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产生的独特的喜怒哀乐,起承转合。

    继续延伸——

    文艺创作界没有了“睡眠”,世界上就根本不会出现《玩具总动员》那样的故事,即半夜睡着后家里的玩具都会苏醒。

    我们不要“睡眠”这个概念,就没有了所谓苏醒,也没有了“梦”这个状态。

    更别说是《红辣椒》《盗梦空间》那样,完全以“梦”为蓝本的经典故事了。

    正如同当时在节目中,小鹿所说的:

    “我们真正缺少的根本不是时间,我们缺少的是感受时间的能力。”

    “我不想要我们人类都成为荆棘鸟,没有脚,只能永远在天空中飞翔。我希望我们能够偶尔停下来,感受那一刻自己作为人的存在。

    如果失去了睡眠,失去的不仅仅是生活的休止符,还是一种绝无仅有的生命体验。

    作为人的“不同”之处,本来就只有那么多……

    失去睡眠,会连带着失去很多属于“人”的故事。

    因此——

    东七门喜马拉雅联合推出了一档睡眠主题播客,《笑完这个就睡了》

    睡眠这件事儿,还得听喜剧人的——喜剧人小鹿,和喜剧搭档“皓史成双”陪你度过睡前时光,让你“笑着”入睡不是梦!

    关键词: 喜马拉雅 奇葩说7 阅读原文 flag

    责任编辑:Rex_30

    大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