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社会 >

    “天河狮王杯”传统南狮争霸赛始于2016年8月 至今已连续举办六年

    天色渐暗,夜愈凉。“咚咚咚锵、咚咚咚锵、咚锵、咚锵”车陂晴川苏公祠里鼓声连连,一群十五六岁的学生正练习舞狮,用激情驱散了冬日的寒意。广州天河,几乎每个村都有龙狮队。近日,记者走进石牌、车陂、猎德等多个城中村,惊喜地发现一批“00后”“10后”雄狮少年。他们就像《雄狮少年》里的主人公阿娟,从零开始,一步步跃级而上,成为舞台上的主角。

    “00后”少年钟情舞狮

    半蹲、挺直腰板、双手平举,“计时开始”,大师姐一声令下,车陂龙狮体育会的队员们扎起马步。墙上的时钟滴答转动,有队员功力不足,双腿开始微微颤抖。21岁的凌学谦动作标准,纹丝不动,直到大师姐喊停。这是他练习舞狮的第六个年头,“只有练好基本功,才能拿狮头。”

    当年,只是因为在街头多看了一眼舞狮表演,凌学谦就被迷住了,十六岁的他开始跟着村里龙狮队学习。高中,放学后凌学谦就跑来训练,入队两三个月才有机会拿狮头。“很辛苦,操作也很困难。”另一边,他还要承受父母反对的压力,偷偷练习。尽管如此,凌学谦依然没有放弃,“正因为练习舞狮,我才学会了坚持。”曾经的他,从未对一件事这么执着。

    现在,凌学谦在清远的广东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读大三。每次放假回村,碰到祠堂有训练,他从不缺席。未来,凌学谦想继续练下去,舞狮已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相比凌学谦,14岁的王智铭接触舞狮要更早些。当他还不够力气举起狮头的时候,就跟着村里的舞狮队玩。初一那年,王智铭正式加入车陂龙狮体育会。虽然年纪小,他悟性高、学得快,短短两年已经可以利落地跳跃、摆动。2021年底,他代表队里出战,作为狮头参加了第六届“天河狮王杯”传统南狮争霸赛。“我喜欢队里的氛围,大家在一起,累也觉得开心。”

    从幼儿园选拔的龙狮少年队

    “天河狮王杯”传统南狮争霸赛,始于2016年8月,至今已连续举办六年。

    2016年,学武出身的陈慧君在猎德村开班教学。她试图培养一批舞狮少年,无奈遇冷。“有时候,两个教练对着一个学生,很尴尬。”2018年,“天河狮王杯”增设幼儿小学组别,陈慧君感觉机会来了。她联系猎德幼儿园,选拔孩子组队参赛,得到园方大力支持。意外的是,融入舞蹈元素的猎德龙狮少年队,令观众眼前一亮。当年村里的宗族宴上,孩子们登台表演,掌声连连,陈慧君打响了第一炮。从幼儿园到小学,这群孩子一直跟着陈慧君练习舞狮。

    对陈慧君来说,更大的收获是重圆舞狮梦。“没想到,可以重出江湖。”她来自肇庆的武术世家,嫁到猎德后,每次听到村里龙狮团的鼓声,她心里都抑制不住地激动。每周五、六晚上,陈慧君带着猎德龙狮少年队集中训练,她的两个孩子也会加入。古色古香的祠堂传来阵阵锣鼓,马路对面就是流光溢彩的中央商务区,相映成趣。

    多方合力撑起南国醒狮

    广州醒狮何以延续至今,生生不息?探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村委会、学校、民间团体齐齐发力,共同守护宝贵的非遗文化。

    电影里,阿娟为了学习舞狮,不惜跋山涉水,寻找师傅。现实中,村里的龙狮队敞开大门,欢迎有兴趣的少年加入。截至目前,车陂龙狮体育会培养超过100名队员,均不收取学费。负责人苏铭信介绍,建立队伍得到村里父老、爱心人士赞助,并获许在晴川苏公祠训练,日常主要靠商演维持运营。

    春节临近,苏铭信已经接到多个表演邀约,最近正在加紧训练。平时,他和其他教练都有主业,只能利用休息时间带队员。“除了上班、回家,其余时间都投入队里的训练。”苏铭信深知,没有新人加入,舞狮很难传承,他的心愿是:把龙狮文化,一代传一代。

    在广州,有舞狮爱好者凭着满腔热情,搭上时代发展的快车,让兴趣成为谋生的看家本领。比如,广州市泰晟龙狮团团长罗定国。1994年出生的他,初中开始接触舞狮,一路修炼,成长为舞狮高手。大专毕业后,他参加了许多比赛、商演,赚钱养家。后来,罗定国主要从事舞狮教学,学生遍布广州各区。“一年365天,几乎每天都有课。”更值得惊喜的是,他带出了十几个教练,正向北京、上海、重庆、清远、韶关开拓业务。

    “醒狮以后可能会更加火爆!”近年来,不少政府单位、学校、社会组织邀请陈慧君去教舞狮,她也经常在街道、社区开公益课。因此,陈慧君对醒狮的未来充满信心。

    责任编辑:Rex_13

    大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