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娱乐 >

    宋懿龄在攀岩上展示“绝对天赋” 让世界看到中国在攀岩项目上不可低估的实力

    7岁第一次攀岩就一口气爬到最高处,15岁被选进中国攀岩国家队,18岁夺得个人第一个世界冠军、打破女子速度赛世界纪录,20岁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参加奥运攀岩项目全能比赛的女孩……宋懿龄在攀岩上展示的“绝对天赋”,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在攀岩项目上不可低估的实力。2019年夺冠的这一年,她也从深圳育新学校(深圳市新鹏职业高级中学)酒店管理专业顺利毕业了。

    很多人看到赛场上的宋懿龄,第一印象就是“酷女孩”,但她说自己给人的感觉是慵懒随性。她直言:“私下里很多人见到我,都不会觉得我是练体育的。”在比赛表现不好的时候,她会在场下悄悄地掉眼泪,展现了“00后”的率真与可爱。

    天赋

    停练两年后比赛,仍获得全国第8

    攀岩被归类为极限运动,要求运动者在各种高度及不同角度的岩壁上,连续完成转身、引体向上、腾挪甚至跳跃等惊险动作,集健身、娱乐、竞技于一身,被称为“峭壁上的芭蕾”。据宋懿龄的父亲说,在接触攀岩前,她就爱“爬上爬下”。

    2008年的某一天傍晚,宋懿龄跟着爸爸去逛街,路过了攀岩墙,提出来试一下,没想到这一试便爱上了。洪炼是宋懿龄的启蒙教练,他回忆:“第一次来学攀岩的时候她都没有哭,虽然也很害怕,但在教练的保护下,一口气就爬到了最高处。”

    那以后攀岩就成了宋懿龄最大的兴趣。“那时候觉得很好玩。”对于是否有天赋,宋懿龄和父母都没多想,甚至在初中期间停练了两年。2016年,攀岩被国际奥委会确认为2020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俱乐部的教练通知了宋懿龄,宋懿龄在父母、教练的鼓励下重返俱乐部。“她回到了俱乐部后,成绩越来越好,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洪炼感到很欣慰,“宋懿龄是典型的天赋型选手,练攀岩项目没多久,就展现了在这个项目中的绝对实力。”

    恢复训练短短两个月后,宋懿龄顺利参加了全国赛,并取得了第8名的好成绩,也被通知入选中国攀岩国家队。从业余爱好者,成为专业运动员,再成为国家级专业运动员,宋懿龄这颗攀岩之星在深圳冉冉升起。

    努力

    为克服垫底的落差,一天爬三四十遍

    “进入国家队之后,发现大家都是比较厉害的,我是里面成绩最差的了。”对于这种落差,一向有些“我行我素”的宋懿龄没有退缩,而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慢慢地跟着教练一点点练习。她回忆起训练的强度,“多的时候我一天爬过三四十趟,除了自己练习,还有很多细微动作需要教练帮你看,教你怎么去改变。”

    经过国家队的训练,2017年亚洲青年攀岩锦标赛,宋懿龄获得女子A组速度赛冠军。同年,她参加攀岩世青赛速度赛女子组获亚军,创造了中国运动员在该赛事的历史最好成绩。速度攀岩世界杯重庆九龙坡站上,她再次实现了历史性突破,以7秒101的成绩完赛,打破了速度攀岩项目的女子世界纪录,“世界上攀爬速度最快的女人”这一称号冠在了她头上。

    正是凭借着速度攀岩项目里的突出优势,宋懿龄最终被国家队选中,成为中国攀岩队唯一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女选手。为了备战这次奥运,宋懿龄大半年时间都在准备“秘密武器”,进行强度较大的训练,冬训后不知不觉减肥14斤。“当时每天就想着希望能在东京创造惊喜。”

    负伤

    身上多处负伤,仍坚持一边训练一边康复

    经过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多场国际赛事的磨练后,宋懿龄的成绩一直维持在7秒至8秒多,“就是到达瓶颈期了,2018年到2019年的冬训期间我一直在寻求突破。”她表示,很多的动作,包括细微的动作,都已经刻在身体里了。但她没想到在2019年底的选拔赛中会受伤。

    那时,东京奥运会还未宣布延期,比赛日期逐渐接近。在2019年至2020年训练期间,宋懿龄脚腕、手腕、腰部、肩部多处受伤。她袒露内心想法:“因为攀岩项目第一次入奥,自己也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如果在场上表现太差的话就不好了。”

    一边训练一边做康复,直到8月4日东京奥运会攀岩全能资格赛,宋懿龄身上的伤也没有大幅好转,她左臂缠满红色胶布上场。最终,她排名第12位,遗憾与决赛无缘。赛后,她在接受采访时坦言:“现在肩膀还在疼。”国家队教练赵雷也说:“很多地方她都看出来应该怎么做动作,但就是没法发力,她确实尽力了。宋懿龄已经按照教练组的布置完成了比赛,成绩是可以接受的。”

    再出发

    为失利说抱歉,为三年后继续冲击奥运奖牌做准备

    “赛前她的两个肩膀就有伤病,她是打了封闭针去的东京奥运会赛场。”全程看了比赛,洪炼告诉南都记者,宋懿龄是速度型选手,而这次奥运会比的是全能。“这就好比,跑100米的选手,你要她跑马拉松。”下届巴黎奥运会,攀岩项目将会单独设速度赛,他表示:“只要宋懿龄继续保持状态,她有机会冲击奥运奖牌。”

    “三年后我会更厉害!”宋懿龄自信满满地对记者说,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她很紧张,但自己练的项目能在奥运舞台上展示还是令她很高兴。东京奥运会之旅结束后,她回到深圳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很治愈”:“对我来说,深圳就是温暖的港湾,这边有家人和朋友,每次比完赛回来都会感觉很舒服、很放松。”

    责任编辑:Rex_13

    大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