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电视 >

    婚姻是大部分中国家庭的头等大事之一 一个有趣的样本潮汕方言电影《带你去见我妈》上映

    恋爱、见家长、结婚……孩子们的婚姻是大部分中国家庭的头等大事之一。当这些事发生在潮汕家庭,又会有怎样的表现?在2022年1月7日上映的潮汕方言电影《带你去见我妈》中,观众或许会看到一个有趣的样本。

    继《爸,我一定行的》后,潮汕导演蓝鸿春带着原班创作团队,打造了一部讲述潮汕家庭母子关系的电影《带你去见我妈》。为何持续关注潮汕家庭的亲情关系?影片中全能又“犀利”的郑妈妈在现实中能接受“外来媳妇”吗?充满南澳风情的多首潮汕话歌曲是怎么诞生的?近日,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影片导演蓝鸿春,主演郑润奇、钟少贤,以及影片音乐总监——玩具船长乐队主唱李奕瀚,听他们讲述电影创作的幕后故事。

    潮汕家庭不“可怕”

    《带你去见我妈》的情节一如片名所示:潮汕人郑泽凯在深圳打拼多年,结识了外省女孩卢静姗。两人情到浓时打算结婚,郑泽凯带着女友回家见家长,其母亲却难以接受这名准媳妇,母子俩爆发了激烈的冲突……这部影片中,潮汕地区话题度较高的婚恋题材成为家庭冲突的燃料:男主人公郑泽凯是郑家长子,他的女友卢静姗不仅不是潮汕人,而且还离过一次婚;当郑母得知静姗的过往经历时,潮汕家庭里传统与现代两种婚恋观的对峙开始了。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潮汕人,导演蓝鸿春坦言,他曾看到现实生活里有不少因偏见或观念不合造成的婚姻失和和家族分离:“我觉得我们可以关注类似的故事,并放在银幕上讲一讲。”至于将女主人公卢静姗设定为离婚女性,蓝鸿春表示:“因为‘离婚’这个话题在潮汕地区是个典型话题,我们或许能从这个方向往下讲。”

    片中的卢静姗是一名浙江女孩,这个人物其实还充当了非本地人的叙事视角,带领观众走进一个普通的潮汕家庭。在那里,她遇到过尴尬,也遇到过不理解,但遇到更多的还是包容和温暖。“可能社会上有不少人对潮汕男人和潮汕家庭有一种刻板印象,但现实生活中的潮汕家庭其实有很多温暖的故事,现实的潮汕家庭也没有大家所想的那么古板。”蓝鸿春笑着说,“我们很想通过影片,带大家看看潮汕人和潮汕家庭真实的样子”。

    “潮汕妈妈”是素人

    影片中,郑妈妈“入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她不但要操持整个家庭的一日三餐,还掌管卤鹅店的日常生意;每逢传统节庆活动,更要操办家族的祭拜仪式……现实中的潮汕妈妈形象,在她身上活了过来。而饰演郑妈妈的演员钟少贤,原来是一名素人。

    影片编剧之一、“儿子”郑泽凯的扮演者郑润奇透露了剧组“寻妈”的过程,“在现实生活中,妈妈这位演员很喜欢看我们的短视频账号。有一次,我们在短视频平台发布了招募演员的消息,她就来参加试镜。我们发现她的镜头感还不错,就从众多‘妈妈’中挑了她”。

    面对记者的采访,钟少贤显得有些紧张和腼腆。但导演蓝鸿春介绍,她是一个难得不怕镜头的素人:“‘妈妈’在拍摄的时候NG次数不多,在镜头前放得开,有演戏的天赋。反而‘妈妈’的闺蜜‘龅牙婶’是包袱最重的,总是不停问我们她的头发是不是乱了——我说拜托,您演的是个丑角好不好!”

    现实生活里的“妈妈”钟少贤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她承认,自己跟众多潮汕母亲一样,将一生的青春奉献给了家庭。本色出演潮汕妈妈的钟少贤,在影片里反对儿子与外省女孩的婚事,如果现实中的儿子也想娶“外来媳妇”,她会同意吗?钟少贤毫不迟疑地回答:“他想娶哪个地方的女孩都没关系!毕竟是他跟媳妇过日子,不是我跟媳妇过日子!”

    蓝鸿春表示,他在片中展现了部分潮汕家庭父母辈的两难心情:“就如影片里的郑妈妈,一方面,她信奉和坚守传统的家族观念;但另一方面,她也在学习接纳孩子们的新世界。其实,郑妈妈的痛苦和挣扎也是很多潮汕父母正在经历的,我们想通过这个角色让年轻人理解父母——他们一直用朴实无华的方式践行着对儿女的爱。”

    “玩具船长”做配乐

    “拜老爷”、节日做粿、骑着摩托走亲戚……接地气的潮汕生活图景在影片里高度还原。除了充满烟火味的生活片段,影片中的配乐同样充满浓郁的潮汕风味,每首歌曲都用了潮汕方言演唱。

    影片主创都是潮汕人,其中包括音乐总监李奕瀚,他来自南澳岛云澳镇。对于这部在“家门口”拍摄的电影,李奕瀚直言:“就像是看现实生活中邻居家发生的故事,而我是会弹吉他的邻家哥哥,音乐飘到了郑家人的故事里。”

    本土演员搭配本土乐队,这种合作契机从何而来?李奕瀚说,他最初是被电影团队的一张采风照打动了:“我收到他们在南澳采风的照片,我一看,嗯,不就是我家吗?拍得挺好!”李奕瀚立刻向导演蓝鸿春表示:“电影的配乐我来做!”

    十多年来,李奕瀚坚持用自己的母语潮汕方言创作音乐。谈到和蓝鸿春的合作,李奕瀚表示:“从《爸,我一定行的》合作到《带你去见我妈》,我们也算是原班人马。大家心里都有一股热情在燃烧,有一种为了宣传家乡文化而形成的创作氛围。”

    李奕瀚说,电影、书籍、音乐……多种媒介的融合才能全面鲜活地呈现南澳岛的人文景象。“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怎么将淳朴的南澳生活呈现出来,这部影片和音乐或许能激发家乡的年轻人拿起身边的设备,记录当下美好而朴实的生活。”

    受众不止“胶己人”

    潮汕方言电影在市场上并不多见。在很多人看来,它们似乎只是拍给“胶己人”(潮汕话,意为“自己人”)看的。没有语言优势,没有明星加持,如何让观众对一部本土制作的方言电影“买账”?“以真心换真心。”蓝鸿春回答,“《带你去见我妈》不仅仅是一部潮汕方言电影,我们更希望通过喜剧形式吸引非潮汕方言的观众去观看,传递真挚的家庭情感”。

    2018年上映的《爸,我一定行的》曾引起不错的反响,累计票房4706.6万元。有了第一部电影的成功经验,蓝鸿春期待《带你去见我妈》同样也能打动观众,“潮汕方言不是观众接受电影的阻碍,未来我们依旧会坚持用潮汕话创作电影,关注潮汕家庭的温情”。

    蓝鸿春还向记者透露了未来的创作计划:“《爸,我一定行的》《带你去见我妈》分别讲述父子和母子关系,但是这两种关系只是潮汕家庭关系的一部分,我们未来还会继续潮汕家庭这个主题,或许下一部电影会聚焦兄弟姐妹情。”

    [对话]

    多哄哄妈妈,像对女朋友一样

    羊城晚报:请问润奇,在现实生活中,你和爸妈的相处方式是如何的?

    郑润奇:我爸爸妈妈的性格比较内敛,现实中我和妈妈的关系没有片中那么亲密。但拍了《带你去见我妈》后,我自己也在反省,以后回家要多搂搂妈妈,和她多聊天。其实对妈妈就像对女朋友一样,要多哄哄她。

    羊城晚报:如果现实生活中的爸妈不同意你交往非潮汕本地女孩,你会怎么劝服他们?

    郑润奇:我肯定会和他们好好沟通,比如说:爸,妈,你们趁我现在有心思谈恋爱就让我好好谈吧,等我没心思谈了,你们岂不是更着急?

    羊城晚报:片中的奶奶很可爱,她还劝自己的媳妇向儿子让步。现实中奶奶的扮演者也是那么开明吗?

    郑润奇:是的!“奶奶”是朋友推荐的素人。在现实中,“奶奶”有三个儿子,都娶了“外来媳妇”。电影里呈现出来的奶奶形象,其实比剧本还要鲜活!

    一场“打仔戏”,打断鸡毛掸子

    羊城晚报:片中台词很有真实生活的质感,是否有即兴表演的成分?

    蓝鸿春:剧本里的对话都是润奇写的,润奇有编潮汕方言台词的天赋,能将那种“土味”写出来。

    郑润奇:一开始有设定台词,但现场排练的时候,会根据演员搭戏的反应再进行二次创作。

    羊城晚报:影片中有一段戏份是妈妈打儿子,在演这段戏的时候,妈妈代入感强吗?

    钟少贤:代入了,我当时真的很气愤!因为我说的话儿子不听,后来我才发现,鸡毛掸子都被我打断了……

    蓝鸿春:这是一段情感爆发戏,我当时准备用一天的时间去拍。结果拍到第五条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落泪了,我就知道这条肯定行。

    下一部电影,片名继续直白

    羊城晚报:这次的创作团队大部分沿用了《爸,我一定行的》的原班人马,跟上一部相比,这一部最大的“长进”在哪里?

    蓝鸿春:我以前对自己的职业期待是当记者,还想过大学毕业后到羊城晚报实习。(笑)对于非科班出身的我来说,拍电影是一个自我推翻的过程,边打磨边学习。第一部可能是尝试,第二部感觉做得更专业了。但我们始终是将身边发生的事做成电影,用电影来展现生活经历。

    羊城晚报:《爸,我一定行的》《带你去见我妈》两部影片的名字都很直白,下一部片子取名还会这么直白吗?

    蓝鸿春:会努力做到直白。我觉得直白真好!《带你去见我妈》这个片名挺好的,是润奇取的。

    郑润奇:没什么文化,但很“粗暴”。(笑)

    蓝鸿春:挺好的,我觉得符合当下的表达。

    责任编辑:Rex_13

    大班彩票